内蒙古民族文化38年前,有“京剧仙翁”之称的宋宝罗唱《取成都》罗稚川 元代画家

谁不是一边丧入骨髓,一边努力生活?

致敬经典 老字号强势加盟引领福州商业新标杆
吃遍大连丨让你的味蕾幸福感爆棚!别计较什么颜值,有美味就够了~
始于1927年的百年老字号!这家店专卖地道福州味,鱼丸大的一口塞不下

01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负能量有了一个响亮的新名字,“丧文化”。

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丧文化竟然悄无声息地席卷了我的所有社交软件。

轻至鲜为人知的ins,深至微博账号,更甚者招摇过市的在微信朋友圈大行其道。

不仅如此,说起这个“丧文化”,它简直是推动新媒体工作的新型燃料。

不仅可以引发爆炸式的集体共鸣,还可以通过营销丧文化擦出不一样的火花。

在网络的渲染之下,丧文化简直可以与中国上世纪八十年代玩摇滚的崔健并肩齐行。

说起丧文化,百度词条这样解释道:

“丧文化是指目前流行于青年群体当中的带有颓废 、绝望 、悲观等情绪和色彩的语言、文字或图画,它是青年亚文化的一种新形式。”

听起来十分的难以理解,实际上就是一种带有负能量和自我解嘲的情绪抒发。

作为一个曾经深受丧文化包裹的人,我是清楚的明白这些语言、文字和图画的背后是一个身处困境却带有幽默感的青年。

虽然这些言语是以“负能量”的外衣包裹,可是其内涵却是苦中作乐的欢愉。

一开始丧文化只是属于少部分人的特性,但是由于其深入骨髓又一针见血的指出了生活背后鲜血淋漓的真相,一时间,人们都深陷丧文化中无法自拔。却忘记了丧文化的初衷应该是苦中作乐,而不是自讨苦吃。

02

对生活失去信心和希望,从而产生的集体焦虑现象,其实是整个社会环境改变带来的结果。

互联网成为了一个负面情绪的宣泄口。

在网络的渲染下,简单粗暴的营销反而能够引起他们的共鸣,唤起他们的情感共振。

丧文化发挥出了最大的夸张和戏剧性效果,但却是我最不想看到的。

人们找到了生活痛苦的共鸣,却忘记了努力生活带来的欢愉。

曾经在微博上看到过一个女孩的微博账号,女孩患有深度忧郁症。

她每时每刻都在和这个病魔作斗争,这个斗争最痛苦的就是精神上的折磨。

病魔告诉她生活是痛苦的,只有自杀才可以结束这种痛苦。

终于有一天,女孩没有战胜它,女孩发了一条微博后,就再也没有发过任何消息了。

女孩说:“我有抑郁症,所以就去死一死,没什么重要的原因,大家不必在意我的离开。拜拜啦。”

责任编辑:内蒙古民族文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