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蒙古民族文化今日播出|身材瘦高,手指细长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?让崇德向善在河北大地蔚然成风——走近我省13个全国文明家庭

子路篇第十三 13. 4

一图丨“救人被狗咬”是骗捐!背后“黑手”都是谁?
开封鼓楼广场献爱心募捐小记
128个孩子一个“爹” 市慈善之星杨建中助学15年

子路篇第十三

13. 4樊迟请学稼。子曰:“吾不如老农。”请学为圃。曰:“吾不如老圃。”樊迟出,子曰:“小人哉,樊须也!上好礼,则民莫敢不敬;上好义,则民莫敢不服;上好信,则民莫敢不用情。夫如是,则四方之民襁负其子而至矣,焉用稼?”

※译文※:

稼:种五谷曰稼。

圃:种蔬菜曰圃。

小人:指其无担当天下之志,而甘为“器物”。

好义:裁断得宜。

襁:用布包裹。

※樊迟询问五谷种植之术。夫子说,想学种植五谷吗?这方面我不如田间农人啊!樊迟又询问蔬菜种植之术。夫子说,学种蔬菜吗?我可不及那些菜农啊! 樊迟告退,夫子说,这个樊迟,见识何至如此浅陋呢 !(为君子者,当务以教化天下,正君辅国,整顿世风,救助苍生为己任啊!你要知道,若能使那些)居上者若能好礼(礼,尤指“本位”与“次序”。上能好“礼”,则必朝政清明、政令得当、百官用命、万民安乐),则百姓莫不心存诚敬;居上者若能裁断得宜,则百姓莫不心悦诚服;居上者若能行诚信,则百姓莫不用其情而尽其忠(“善结,无绳约而不可解”)。倘真能如此,则天下百姓必将负子而至以归王化,其时国政清明、万民和悦,如此方为君子和合天下之道,岂是学农学圃所能达到的呢?(君子当以担当天下为己任,不应陷入“器物”之间。)

——樊迟身在孔门,不请学仁义忠信之道,而却问稼圃之事,夫子见其有失君子担当天下之义,似欲甘为“器物”,故云小人也。责之既竟,夫子复言“君子儒”之担当:君上若好礼,则民下谁敢不敬,礼主敬故也。君上若裁断得宜,则民下皆服,义者宜也。君上若好信,则民下有敬不复欺,故相与皆尽于情理也。

——“夫如是,则四方之民襁负其子而至矣”,乃言居上者若真能恪行以上三事,则四方之民必大小归化,器负其子而来至也,真《道德经》所言:“不召而自来”也。

——本段“樊迟问稼、樊迟问圃”,千百年来世人多有诟病樊迟之语,责其道心不坚,有退转谋利之嫌。在余看来,非也!非也!——樊迟虽非夫子入室之徒,然亦常从游侍侧夫子,每每探究崇徳辨惑之义,为学治学,可谓用心。然其观夫子及众门人终日殷勤治学,不司营生,以至每每陷入拮据,日用饮食亦常难以为继,遂有欲尽一己之力以自种谷菜缓解困境之意(真要谋利的话,就去当官经商去了,怎么会去操心挣不来多少钱的“稼圃”?),实乃敬爱夫子,实业助学之美意。故其请教夫子以“稼圃之术”,诚非道心衰退之举也。然夫子斥其为“小人”,乃因夫子志在天下,亦希望弟子们亦能以天下为己任,不应将时间精力耗费在这些身外鄙事之上。这里且借夫子一言:“天生德于予,饥困其如予何?”可见夫子之责,乃责樊迟不该分心尔。(就好像孩子见到父母持家辛苦,便表示不想上学了,要出来帮父母挣钱养家;父母这时会怎样回答?)

责任编辑:内蒙古民族文化